“房住不炒”须抑制终端金融需求

2018-01-24 15:16  来源:经济参考报

 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7年12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,有57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环比上涨。虽然部分热点城市房价绝对水平已经低于上年同期,但三线、四线城市房价出现上涨动向。同时,伴随着过去几年房价较快上涨,我国城镇居民债务负担已显著加重。当前,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已经成为金融监管当局共识,有必要从终端金融需求入手,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。

  过去几年我国热点城市房价出现较快上涨,居民部门加杠杆是主要动力。本轮房价上涨始于2015年四季度,进入2016年后热点城市房地产市场急剧升温。在房价节节攀升同时,居民部门加杠杆也同步加快。截至2016年末,全国个人购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35%,较同期各项贷款增速高出21.5个百分点;2016年全年新增4.96亿元,约占各项贷款新增额的39.2%,同比多增2.31万亿元。经过2017年地方持续升级房地产调控措施后,全国个人购房贷款增长有所放缓,但增速仍在高位。截至2017年9月末,全国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 26.2%,高出同期各项贷款增速13.1个百分点。

  而个人购房贷款过快增长的结果,必然是居民部门杠杆率出现了明显上升。综合研究机构数据,1996年我国居民宏观杠杆率(居民部门债务占GDP比重)约为3%,2008年不到20%,居民部门杠杆率增长整体平稳。但2008年后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明显加快,特别是2016年以来居民部门加杠杆非常活跃,各种“首付贷”“过桥贷”堂皇入市,个人消费贷、个人经营贷违规进入购房领域现象突出,导致居民部门杠杆率跳升至50%水平。我国居民部门的贷款与存款之比从2009年1月的24.6%大幅跃升至2017年11月的63.2%。

  从终端金融需求入手,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扭转房价上涨预期,同时最大程度避免误伤刚性住房需求,实现区域住房市场稳健运行。这主要是因为:

  一是管控终端金融需求可以有效消减房价上涨动力。应该看到,终端住房金融需求已经构成当前房价上涨动力。房贷过快增长城市房价绝对涨幅也在高位。当前北京房价出现回落,与“3.17”新政出台了史上最严厉的住房信贷政策密切相关,“认房又认贷”、提高二套房首付比例等等,既有效堵住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执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漏洞,又显著增加了住房炒作成本,提高了住宅投资变现难度,对房地产炒作行为形成了空前挤压。

  二是管控终端金融需求可以有效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。说到底,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必须要管控住个人购房贷款的非理性增长。通过强化商业银行在个人购房贷款环节的借款人收入真实性审核,加大对个人消费贷款、个人经营贷款用途的监管检查,可以将不符合贷款门槛的借款人排除出去,进而在宏观上降低居民部门整体债务负担。

  三是调控终端金融需求可以有效降低房地产金融运行整体风险。当前若非居民部门杠杆资金推动,房价难以脱离基本面大幅上涨。如果从终端金融需求入手,那么可以减少杠杆资金对住房追逐,降低房地产市场整体风险。

  笔者认为,坚持“房住不炒”,有必要对居民部门杠杆率进行抑制,并有效引导房地产市场预期。在坚持房地产市场“分类调控、因城施策”的基础上,基于对区域性住房供求关系的深入准确把握,需要及时对终端金融需求进行相机调整,对住房炒作行为在金融端切实形成有效挤压,同时最大程度避免对刚性住房需求的误伤。

编辑:钟雅欢
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3612013001 ICP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5000929号-1
关于本网 联系电话:0797-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/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97-8101732
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3612013001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